博客首页  |  [石化的眼睛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古今论坛
石化的眼睛  >  谈古论今
大唐皇帝唐太宗的故事(zt)

8319

 

近来国内百家讲坛一个资深学者,据宣传还是个相当淡泊名利,注重学术,自称其内容很有学术含量的学者,开讲李世民。之后出名出书,盛况啊。可惜咱没赶上,但 后来看到了此人在国内搜狐上的一篇访谈,讲唐朝开国和玄武门之变,让小的颇为吃惊:这就是专家的看法?什么看法呢,不多引用,简单举个例子,给大家看看, 下面是专家的原话:

第一句:唐代的国史资料一定是经过唐太宗时期的篡改。
他没有举出任何史料来证明,只说因为唐太宗杀死了李建成,李建成没有了话语权,因而一定会被越描越黑。于是他就说唐太宗“一定”篡改了历史。这哪里是研究,纯粹是臆断,没有根据,没有佐证,直接下结论?这么研究历史一定很轻松。

第二句:李世民当时只有18岁,一个18岁的小男孩能担任领导人吗?不可能。
这是专家在证明他的结论,说李渊才是真正的开国领袖,李世民不是。就因为当时李世民只有18岁。这太可笑了。李世民自述二十四岁就平定了天下,他 在18岁的时候会是一个父母膝下的“小男孩”吗?况且按照专家的说法,康熙8岁即位,16岁除掉鳌拜,(如有不准,请指正)都是不可能了?中国历史上早慧 的君主很多,年轻将领就更多,一个中国历史的专家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——18岁的小男孩能担任领导人吗?还给出更绝的回答——不可能。
还有一些其他的匪夷所思的说法,使我有了说说唐太宗的想法。也算是还历史的真面目吧。下面我说的,都是史书的记载,我个人觉得,写成这些史书的人,是比上面那个专家更配称为历史学家的学者,如刘昫,欧阳修,司马光。

先说唐太宗的外貌,从流传下来的画像看,他一个鼻子两只眼,看不出什么特别。但是,从史书记载看,他有某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震慑力和魅力。而且这一点应该是很突出的,因为唐史记载了几十个皇帝,被密集地提到外貌的,唐太宗首当其冲。

李世民四岁的时候,有个自称善相的书生看到他,对他外表做了下列评价:“龙凤之姿,天日之表,年将二十,必能济世安民。”这就是李世民这名字的由来。当时 李爹还不是皇帝,只是隋朝的臣子。他有点怕事,怕这话传出去招皇帝不高兴,就想了个损招,要把人家书生杀了。什么事啊!奈何皇帝不得,就只能欺负老百姓, 摆明了欺负老实人。可也怪,再找书生,找不着,没了。哪去了?不知道。切,你以为咱书生好欺负?别的不会,咱还不会玩人间蒸发吗?扯远了,还说外貌——

后来李密见了李世民一面,这李密,好道也不是个吃素的,是草莽之际,领兵作战冲杀出来的,曾经雄霸一方,不能说没见过世面。李密见李世民的爹—— 李渊的时候,还面有得色,但是见了李世民后,草莽英雄老实了,具体说,旧唐书是这样记载的:“见太宗天姿神武。。。惊悚叹服,”新唐书说他“不敢仰视”退出来以后,说了四个字:真英主也!这时李世民也就二十左右,按大陆著名专家的推断,还是个啥都不可能的小男孩呢。可是隋末霸主李密显然不尿专家这一壶, 他对小男孩李世民的佩服得很,说:不如此,何以定祸乱乎?

 

关于唐太宗的外貌,还有些有趣的记载,资治通鉴说他“神采英毅”,到什么程度呢?不清楚,只知道群臣见了他经常举止失措,太宗自己也知道这一点,所以他为了听到大臣们的心里话,每每特地要和颜悦色,加以抚慰才能进行交流。

还有一次,太宗接见了一个低级官员,问了一些管理方面的事,这人回答之间忘记行礼了。太宗喝斥说,怎么竟敢在天子之侧,忘记行礼呢?那人回答说,我是小 官,没见过皇帝,刚才过于专注于您的问题,所以忘了行礼。太宗竟嘉许说,房玄龄那样的重臣见了我还哆嗦,这样一个小官在我喝斥之下还能保持正常,可见素质 不错。就升了他的官,而且该人后来也的确很好。

不一般的震慑力啊。有人可能会问,是不是唐太宗是个凶神恶煞,能把小孩吓哭的那种?他的画像会说no。我想他不仅是眉眼周正,而是具有某种气质,令人见而叹服。这样的神采,想必不是在学唱《我的太阳》中获得的。
 

唐太宗的神采,在传奇中,传得就更奇了。唐代传奇《虬髯客传》中描写的虬髯客,是个生猛人士,领数十万甲兵,战船千艘,攻入某国,杀其主自立为王。很有本事 的人。干这事之前,本来他想在中原找个皇帝的工作干干,但是后来他改主意了,啥原因呢?因为他见到了经专家鉴定为小男孩的李世民。见面的具体过程是这样的:“太宗至,不衫不履,神采扬扬,貌与常异。”就是说当时唐太宗(那时还不是皇帝)穿的很一般,但是长相气质太不一般了,不一般到什么程度呢?竟然使能够统领千军的虬髯客“默居座末,见之心死”。就是默默地坐在末座上,见了李世民之后,话都说不出来,知道中原没自己什么事了,万丈雄心,顷刻化为飞灰。厉害吧?有人说,小说你也信?我说那看什么小说,这个小说虽然传奇,好歹有些根据,能从某个侧面说明问题,有些人号称专家,却有失偏颇,与其听他们,还不如看小说呢。小说也是当时社会风物的一种反映嘛。

回头再来说说唐 太宗对女人的魅力。
 

李世民不好色,没有什么男女方面的绯闻。尤其是他的皇后在世的时候。他从很年轻时起,就是一位胸怀大志人。而且一直是这样,这个后面还要讲到。所以他在女色上不很留心。他即位后不久,就把隋炀帝从全国海选出来的三千多名美女放出宫去,听其择配。还发话说,这么多女人放在宫里,除了扫地之外,还有什么用呢?

这话让人太跌眼镜了,拜托,这是全国选出来的美女耶,扫什么地啊?这事要是让现在的那些狗官碰上,下巴都得乐歪了,哦也,三千多,我挨个临幸,得要十年! 对他们来说,别说三千多美女,就是一个美女,都会让他们走不动路,哈喇子流一地,直说李世民打仗打傻了。在他们看来, 东征西讨为什么,玄武门之变为什么,不就是为了金钱美女吗?当皇帝,不就是为了能无限度地享用金钱美女吗?他们理解不了。这也恰恰说明,李世民之所以成为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之一,狗官之所以成为狗官,其思想差距到底在哪里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时李世民不到三十,正是青春勃发的年龄。也可以想见,他说出这 话,感动了很多人,大家都知道这是个明君了。

邪党曾经把中国历史当作封建余孽骂了个狗血喷头,说中国的历史落后,野蛮,可是,它控制的任何一个所谓的领导人,都无法与这位封建王朝的君王相 比,看看李世民上任以后都做了些什么(下面还会讲到),再看看它们,49年它们进城后,除了杀人和掠夺财物外,还热衷一件事,那就是换老婆。从上到下,把 农村的老婆休了,换上被它们骂做资产阶级的小姐。三千美女,要是摆在它们面前,估计得打破头。土匪就是土匪,不管它们穿草鞋还是穿皮鞋。李世民这样的人, 才是中国人的骄傲,是我们民族真正的伟人。
 

尽管李世民不好女色,不代表他对女人没有吸引力。上段说的神采,连男人都一见拜服,又是青春年少,一表人 才,才华过人,身份高贵,品德还很好。哪个女人不想嫁给这样的人呢。可以想见,幸运地嫁给他的女人会多么死心塌地地爱他。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,历史也为我 们记载了这位皇帝所拥有的爱情,皇帝会有爱情么?是的,我相信那确实是爱情。虽然历史的记载很少,中国人不习惯在自己严肃的史书中谈爱情,但是就是这么点 描写,就勾勒出足以让很多人动容的爱。

李世民的后宫,规模一般,偏小,没什么特别。史书中记载了他的皇后和一位名叫徐惠的妃子,就有些特别了。李世民的皇后是有名的长孙皇后,据记载她非常贤德,也很有能力,管理内部事务从没让李世民操过心,还很有见识,深明大义,李世民很器重她。这大家都知道了。
这些描写给人的感觉是,两个人的关系是一种战略伙伴关系。但是爱情,皇帝和皇后之间会有爱情吗?通常我们的答案是否定的,可是这位长孙皇后,却在历史上留下了这样一个细节:有一次李世民病了,她日夜看护着他,不仅如此,她还在衣带上带着毒药,并说,如果太宗有什么不测,我义不独生——他要死了,我也不活了。他们有子女,有财富,有帝位,可这女人最在意的,还是她丈夫,那是在一夫多妻的体制下,她并不独有他,她得和其他女人分享他,可她还是要生死相 随。这应该是爱情吧?而且是非常难得的爱情。即使在一夫一妻体制下,有多少男人能获得这样的爱呢?诸位看官,哪位的太太在你们卧病时,兜里揣着氰化钾照顾你,恭喜你,你就是病好了,也没好下场,因为你就要被其他的男看官拿白眼戳死了——太招人妒嫉了。
 

而对李世民而言,这样令人羡慕的爱,还不止一份。

他的另一位妻子,是个名叫徐惠的妃子。她文采很好,早慧,很小就能写措辞优美的文章,而且也很有见识。太宗晚年准备盖一些宫殿,徐惠妃上书劝太宗爱惜民力,不要大兴土木,太宗很欣赏她的话。两人之间具体的细节没人知道。只知道太宗去世以后,徐惠妃过于哀伤,以至于卧床不起。而且不肯医治,遗言要埋在太宗身旁,只求在地下还能陪伴他。最后哀痛而死。这个,恐怕也只有爱情的力量使人如此吧?而且也是生死相随的爱情。更奇的是,太宗去世时五十二岁,而徐惠妃则是个年轻女子,她去世时也只有二十四岁。诸位,谁能有自信在自己五十二岁时,能让一位二十岁的女子(还是才女)爱上自己,并甘愿相随于地下。如果有,恭喜 你,你还得死一回,因为你势必被其他男看官的白眼再戳死一回——太太招人妒嫉了。

长孙皇后和徐惠妃都是深明大义的人,都不是想不开的人,她们对李世民这种死心塌地的爱,不能不说与李世民的人格魅力有关。谁说一夫多妻制下没有真正的爱情?照样有很多情深意重的夫妻;谁说一夫一妻制下的爱情就是完美的?滥情滥交的也有很多。我不想为古代的夫妻制度唱颂歌,我只是想,人的生活质量, 取决于人的道德水平。道德水平败坏了,坏男人和坏女人不可能获得恒久的幸福。人人渴望美好的爱情,可你看现在的人,男女交往很自由,性也很自由,可是终其 一生,他们都很难碰到那种生死相随的爱情,这也许因为人们的私欲膨胀,人性残缺,失去了创造这种高质量爱情的能力。

 
下面说说李世民的性格。

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,一国之主的性格不但决定了自身的命运,还决定了整个国家的命运。李世民作为一代雄主,应该有些过人之处吧?那是当然,他过人之处很多,而且搭配得当。
小时候听说唐太宗,讲的是他和魏征之间的故事,魏征说什么,他听什么,所以觉得他是一个温厚长者,宽仁平和。

真正看到历史记载,才发现他远不是个长者,而是一个雄姿英发的少年英主。甚至非常可爱,以至于历代史学家都对他赞誉有加。我个人认为,这种赞誉不是因为史 料经过篡改(这个下面还要说到),造成人们的误判,而是唐太宗本身的确具有很多优秀的素质,这些素质虽然经过历史的沉淀,仍然令人仰慕。要是哪个不晓事的 碰巧把现在的那些土皇帝和他一比,就能明白粪土和明珠之间的差距是什么。所以土皇帝就怕中国人知道真正的历史,因为它们害怕自己的真实面目曝于光天化日之 下。

史书上记载唐太宗“幼聪睿,玄鉴深远,临机果断,不拘小节,时人莫能测也。”就是说他自幼聪明,深谋远虑,灵活而且非常果断。有智谋远见,考虑周 密,还灵活果断,这都说明他有很强的判断力。否则不会果断,而只会迟疑犹豫。这种判断力还相当超人,所谓时人莫测,是说他经常在周围人还没有头绪时,就做 出正确判断,这时大家还摸不到头脑呢。这些素质使他有能力成为卓越的将领。

 

从太宗经历的一些战事中,可以看出这个评价是符合实际的。太宗从很年轻起,就带兵打仗。史上记载太宗打的第一仗,就显露出他的才能。

太宗参与的第一仗,就不是抓小偷灭飞贼之类的小打小闹,而是当朝的皇帝大人被突厥人围了。围得非常惨,外面进不去,里面出不来,最后没有办法,只好把召集各路诸侯救驾的诏书绑在木块上,顺水漂出来,看得出这是真没办法了。估计包围圈里面的人已经准备写遗书了。不想天无绝人之路,还真有人捡到了,于是大家就 都来救驾,隋炀帝虽然无道,但是当时气数还没尽。李世民也来了。他当时是隋朝一支军队中的副将。他一点没客气,直接向主帅提议,说突厥人之所以敢围,是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兵少。我们应该白天扯开大旗,晚上敲鼓玩,让他们以为大军开到了,他们就会退兵,否则真打起来,我们会吃亏的。主帅看来是个明白人,没有费脑子想想李世民是个小男孩,也没有废话说自己确实兵太少,痛痛快快地去安排扯旗敲鼓了,领兵作战,打胜才是王道。结果双方也没打,突厥充分表现了游牧民族的爽快,一看人家的救兵这么火,以为“王师大至”,就“解围远遁”了。这一仗虽然打的漂亮,可中国历史是由无数个漂亮仗连缀而成,这一仗还不够突出。但是如果我告诉你,这时李世民只有十六岁,你是否会吃一小惊呢?

 

太宗的智谋果断,在李渊的起兵过程中,也起了很大作用。李渊是个公子哥,生于高层家庭,父母亲戚都是高官,他甚至与隋炀帝是姨表兄弟,所以不费什么劲就过的很好。他也有武功,但大多没有用在战场上,而是用在猎场上。所以他在起事过程中,一直比较被动。胆子也小。

而太宗就不同,他早就意识到隋朝不行了,因此有意识地结交豪杰,畜养兵马,为将来起兵作准备。这可以看的出太宗的远见。李渊起兵时,太宗只有二十岁左右, 所以起兵的准备是在二十岁以前。太宗准备的差不多了,想告诉李渊,但是他知道李渊胆小,怕他不同意。于是他就开始想办法。他知道李渊与裴寂很要好,于是就 找人陪着裴寂玩。这裴哥好赌,李世民就拿出钱来,让人大量地输给裴寂。这裴寂见钱眼开,喜不自胜,从此天天粘在太宗那里玩。有一次玩到爽歪的时候,李世民 就把自己的打算说了。裴寂赌是赌,那只是他生活的插曲,若论头脑,也是一流。所以立即就和李世民一拍即合,决定向李渊进言。

裴寂进言的方式,也属一绝,他居然利用职权,找了几个晋阳宫的美女送给李渊,李渊这公子哥,一见美女,二话不说就笑纳了。纳完了,裴寂就找他说要造反,李渊不干,裴寂就说,晋阳宫的美女是隋炀帝名义上的老婆啊,你犯了死罪。不反也得反。再把李世民的打算和李渊一说,李渊就同意了。所以史书上认为高祖有天下,赖世民之力,是有道理的。虽然李世民年轻,但他的智算,其实胜过高祖。

 

研究太宗的性格,会觉得他真是一个优秀的人。

如果仅有智谋,也许李世民只能在他父亲的身边做个参谋。偏偏他还非常果断。

自高祖起兵以后,到平定窦建德,王世充,算上刘黑闼,李世民几乎参与了所有重要战役。在战事中,李世民通常能够判断准确,并将正确的判断迅速付诸实施。经常使敌人没有喘息之机,还手之力,所以制胜。
打薛举时,李世民病了,所以交给其他将领打,不幸打败了。李世民没有头脑发热,像周瑜似的气得吐血,而是果断决定收兵回家。

过了2个月,薛举病死了,他的儿子仁杲接替他,两家又战。这次李世民先是深沟壁垒,闭门不出,耗了两个月。直到把对方耗的粮尽,敌方有人投降,他才说,敌 人疲倦了,我们进攻吧。一声令下,势不可挡。先是两家混战,然后李世民率大军把敌人围住,从外往里杀;自己又亲率几十个骑兵冲入敌军,从里往外杀,里外相 应,敌军大败。这时太宗带了二十几个轻骑,跟在后面玩命地追,追到薛仁杲的城下,就要往里闯。吓得仁杲紧闭城门,环城而守。当晚,李世民的军队把城围了。 第二天一早,薛仁杲就投降了。就这么快。

有人不解,就问李世民,说您带着二十几个人,又没有攻城的工具,而薛仁杲的城池坚固。我们以为您打不下来,您怎么会打赢呢?李世民说,主要是不能 容对方有时间喘息。敌军以前赢过我们,我们不出战,使他更轻视我们。我们一旦出战,他们就会倾全城兵马来战。虽然他们被打败了,但还有余力,如果他们败退 回城,缓过劲来,我们取胜就难了。如果紧追不舍,敌军多是陇西人,我追得他们回不了头,他们干脆一路小跑回家了,这城就空了。城里人一害怕,当然会投降。 这还不明白吗?诸将拜服,说“非凡人所能及”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看不到丝毫犹豫,没有任何拖泥带水。只有准确的判断,和果断的实施。可谓静如处子,动若脱 兔。

类似的亡命奔袭,李世民重演过多次。每次都效果不错。最玩命的一次是,李世民打另一枭雄宋金刚时,为了追击敌军,他一昼夜行二百里,战十余合。累 得他的总管刘弘基拉着他的马,不让再走了。他不干,说:“功难成而易败,机难得而易失,必乘此势取之。。。吾竭忠徇国,岂顾身乎!”于是士卒不敢再说饿。 追上以后,紧接着又是八战。等他破了敌军,已经两天没吃饭,三天没解甲了。简直可以去申请铁人五项了——不吃饭,不睡觉,骑马狂奔,武术比赛,团体急行 军。而且能得冠军。

 

智谋和果断,已经能使李世民成为一个出色的将领,孙武那样的,可他又比孙武多一点,他本人还是个勇敢的武士。就像西方的骑士们那样,国王是骑士团中武艺最高强的一位。太宗本人善骑射。史上记载他用箭的地方较多,基本箭不虚发。他最关键的一箭是在玄武门射的。 一箭射过去,建成应弦而倒,从而改写了历史。而历史也不是没给建成机会,甚至给他的机会更多。三次。可惜他运气不好,没有个好四弟。元吉射太宗,一射不 中,又射不中,三射还不中,弟兄俩只能被大唐奥运会淘汰出局。这是后话。而在唐朝开国时期,经常见到李世民轻骑突进的记载。

太宗十八岁,随高祖守太原,有绰号历山飞的强人攻太原。高祖深入敌阵,太宗“以轻骑突围而进,射之,所向皆披靡,拔高祖于万众之中。。。大破 之”;与宋老生对阵,建成从马上摔了下来,太宗率两个人从高坡下疾驰而下,带大军冲断敌军,贼众大败。。。太宗曾领着人去观察敌情,大家各自散开,藏在山 丘上。太宗和一个甲士藏在一起。这时敌军出来了,开始没看见他们,偏这时有条蛇饿得不行,出洞找点野食,发现了一只老鼠,于是追的追,逃的逃,兀自撒欢, 不小心碰到那士兵的脸,冰冷滑腻,外加一个毛球,不由人不吓得蹦起来。被发现后,两人跳上马,没出百步,就让人追上了。李世民用大羽箭射杀敌将,安然脱 险。就算没打过仗,也会知道有勇有谋,武艺超群,身先士卒的人在军中会受到怎样的爱戴。

有了以上那些素质,也许会使太宗霍去病,李广齐名,或成为孙子兵法的传人,而李世民兼具霍,李,孙的神韵之外,情商还很高。

 

李世民很懂得与人打交道,他在十七八岁时就开始结交豪杰,为将来起兵作准备。那时,他的公关能力就达到“群盗大侠,莫不愿效死力”的境界。要知道这境界并不容易。

群盗、大侠,都是很难整的角色。稍不如意,拔刀相向。不像文人,手无缚鸡之力,反不出天去。会武的人不行,有兵器,有武功,不高兴就要宰人。所以历代帝王 在天下初定后,都要想办法安定为他打天下的武将,主要原因就是,兵乃国之利器,随时会有危险。要想让武人服服帖帖,没两下子,不知道对谁该说什么,是不行 的,更别说让他们为你“效死力”了。看看《水浒》,宋江拉起一个一百单八将的队伍,其过程可以写成惊心动魄的小说,还能跻身中国四大名著的行列。而资治通 鉴记载,年轻的李世民畜养勇士八百余人,比宋江多好几倍。这是怎样的过程呢,除了历史上留下寥寥数语,其他无从知道。可能是因为李世民这一生,可圈可点的 地方太多了,说不过来。试想这八百多人,也许都像水浒人物那样,每个人都有一段精彩的故事,也许有林教头雪夜山神庙,也许有鲁智深倒拔垂杨柳。也许比那些 还精彩。这都是些猜想,很难知其的确了。

史书中倒是记载了李世民和尉迟敬德之间的故事,很说明问题。尉迟敬德原来是李世民的敌人,非常勇武,善使槊。后来他随着其他人投降了李世民,但没 过多久,其他人又离开李世民,跑了。这在战乱年头,很常见,因为遍地英雄,谁也不知道哪个会最终胜出。李世民的谋士觉得尉迟敬德太勇猛,不好控制,怕他也 跑,将来成为对头,就把他关起来了。李世民知道了,不但把尉迟敬德放了,而且把他“引入卧内”,给了他许多金银,说,大丈夫意气相投,不要在意那些小猜 疑。我知道你是忠良。不会伤害你。如果你真要走,这些金银就送你,纪念我们相处之情。尉迟敬德听了以后什么反应,这个没有记载。但是在紧接下来的一仗中, 隋末另一个有名的勇将单雄信,在战场上直取太宗,危急时刻,敬德“跃马大呼,横刺雄信坠马”然后保着太宗冲出重围。事后太宗笑着对敬德说,人说好心有好 报,你报的也忒快了吧?

 

从此以后,两人肝胆相照,敬德对太宗非常忠实。后来太子建成,元吉构陷李世民,想用金银收买敬德,被敬德拒绝,之后的玄武门事变,敬德也起了很大作用。

从这个过程,可以看出李世民的感受力和判断力很不一般。他能清楚地知道不同的人应该用什么方式去说服。同时,也可以看出,仅有权术方法是不够的。前文说到 李世民搞定群盗大侠的能力,称之为公关,由此看来,也不尽然。因为若说对尉迟敬德公关,李世民用了金银,建成元吉也用金银。为什么尉迟敬德接受了李世民, 而拒绝了太子呢?也许关键在于李世民的金银中还包含着信任和道义。这是人性自然向往的。而太子的金银则是引诱敬德去背叛。这是违背人性中善的一面的。为正 人君子所鄙弃。李世民在乱世中,能收服大量的侠士,也许靠的就是道义。

在跟随李世民征战的名将中,很多人不仅是武艺高强,而且还有节操,李世民交往的人也确实是经过选择的。比如秦叔宝,也是李世民的大将之一,他还是 个无名之辈的时候,就被不少人看好,因为他“有志节”。在玄武门事件前夕,建成元吉与李世民开始不睦,建成元吉就讨好李渊的嫔妃,意在互利互惠,以至于搞 出些丑闻。但李世民从没有跟那些女人扯不清。李世民在两军对垒的时候,果断有智谋,以俘获斩杀为能事,但是一旦取得胜利,他大多是只将为首的一些人斩首, 饶过其余,并不滥杀。而且对那些在乱世中行为残酷的人,表现出充分的否定。比如有一个草寇,爱喝婴儿汤,李世民平了他以后,这人已经死了,但他由于此人太 残酷,就让人往他的尸体上扔石头,表示惩戒。石头顷刻堆成小山。所以他即使在征战中,也在传播道义。这些恐怕都是很能让那些武林刺头服气的。还有一点,李 世民当政以后,并没有像很多其他朝代一样,卸磨杀驴,大量杀功臣,而是以诚相待,相安无事。这不能不说是水平。

其实,太子建成也畜养了很多勇士,有二千,比李世民多,但是玄武门之变时,这些人的作用不很大,这是不是因为建成的道义不足呢?在李世民的子孙中,也有一些有野心的王子畜养勇士,但都达不到李世民的效果,这又是为什么呢,我想诸位都会有自己的高见。

不但对武将,李世民对文臣他也很有一套。

李世民与文人之间的相处,是在他灭了王世充等劲敌之后,天下基本平定后,高祖因功赏他了很多钱和封地,他就开馆广招四方学士,终日与他们讨论经义。读书人 若能入选这个文馆,就被当时人称为“登瀛洲”,可见这个活动颇得当时人的赞许。李世民在文采上,虽然不能跟唐代最伟大的诗人或作家相比,但也很不错,史书 上记载不少他和大臣们酒宴之中吟诗作赋的故事,全唐文中也可以看到他做的赋,全唐诗中有他的诗,都还可以,因为唐代实在是一个创作上群星璀璨的朝代,要在 这些作家中出头,也不容易。看这首(节选):“昔年怀壮气,提戈初仗节。心随朗日高,志与秋霜洁。”这是他后来再经过与薛举作战战场时所作。相当刚劲雄 健。他尚武之外,还有这等文采,已经是凤毛麟角了。

而李世民与文臣真正相处,是在他当太子以后,因为他要治理国家,就必须与文臣打交道。从史书的记载看,他也是相当成功的。李世民是个很有感情的 人。他对与他并肩作战的人,怀着深厚的感情。他执政以后,将和他一起定天下的功臣共二十四人,画了画像,专造一个阁楼,就是有名的凌烟阁,用于悬挂这些画 像。有人可能认为这是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。我看不尽然。因为他不但为人画了画像,他还为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马画了像,而且还详细地记载:这匹,名字为谁, 黄色,嘴是黑的,打**时乘坐,背上中几箭,屁股中几箭;那匹,叫什么名字,紫的,打**时乘坐,背上中几箭,等等,还给每匹马都写了一首赞。这些恐怕就 是出于感情了。李世民很爱哭,这是让人很难想象的,这么一个勇敢果断的人,怎么会呢? 史上记载他哭的次数很多,有时还哭的涕泗滂沱的。他的哭和三国里面刘备的哭不同,刘备的哭经常被诟病,觉得他有些假,而李世民的哭则经常让人很感动,所以 不少人愿意为他肝脑涂地。

史上记载太宗的第一哭,是在太原起兵后不久,李渊的军队与隋将宋老生对垒,对方兵精粮足。李渊这边粮吃完 了,还小雨淅沥沥下个不停,李渊有点怕了,就要跑,想先回兵太原,其他的以后再说。裴寂也是个好安逸的,当然支持——由此可见李渊的胆略如何。但李世民不 同意,说我们是兴义兵,救百姓,应该入咸阳,号令天下。怎么能遇到敌人就跑呢?这时李世民只有十八岁。李渊坚持要跑,不知是否想到专家的论断——他只是个 小男孩。总之不采纳李世民的建议。而且催得很急,不但要跑,而且要赶早赶快。结果李世民出帐后嚎啕大哭,史称“号泣”,声音高到帐里都听得一清二楚。惊动 了李渊。李渊问为什么,至于哭成这样吗?李世民说,我们为举义旗,才召集了现在的兵马,进攻可以取胜,可一退,兵就散了,加上后面还有敌人追击,说白了, 就是死路一条,所以我才哭。李渊这才回过味,原来撤退还能把人撤死,于是放弃了撤退的主意,接着打。打的时候就发生了上面说的,建成从马上摔下来,敌军潮 水般涌上来,李渊被迫后退,这时太宗率两个人从高坡冲下,后面大军跟随,冲断敌军,最终取得胜利。这是建立李唐王朝的第一个重要的胜仗——不仅是李世民打 出来的,还是他哭出来的。

在李世民晚年征高丽回来时,他曾亲自作文,祭奠阵亡将士,“临哭尽哀”,死者父母听到消息,都说:“我的儿子死了,天子为他哭泣,死而无憾了。”这是为国事而哭。
 

他还经常为他的亲人而哭。李世民的母亲早亡,她姓窦,是南北朝时周武帝的外甥女,很有见识的一个女人。小 时候被周武帝养在宫里。当时周武帝娶了个突厥人为皇后,但不喜欢这突厥姑娘。这时窦姑娘还没有成年,但她却对周武帝说:“您应该为了国家,克服个人感情去 抚慰皇后,有了突厥的帮助,江南和关东就太平了。”周武帝深为赞许。嫁给李渊后,有一次李渊搞到一些上好的骏马,这时已经是隋朝了。窦夫人又对李渊说: “皇上喜欢好鹰好马,你还是把这些马进奉给皇上吧。不然别人说出去,你该遭殃了。”李渊还在犹豫不决之间,果然让皇上知道马的事,被臭骂一番。没多久,窦 夫人就死了。李渊这时也遭到皇帝的猜忌,他想起了窦夫人的话,就搜罗了一些鹰犬献给皇上,没两天就升了官。李渊于是哭着对儿子们说,早听了你妈的话,我早 就升官了。

李世民是窦夫人的二儿子,最为窦夫人所爱。母子间应该是感情很深的。因为李世民后来当皇帝后,曾经在梦中见到母亲,醒来后就痛哭不止;他还曾回到 自己出生的地方,想起窦夫人,又是哭泣不已。玄武门事件之前,建成和元吉构陷李世民,讨好李渊,说李世民的坏话,离间二人。而李渊有一段时间非常讨厌李世 民,原因之一是李渊晚年搞了很多年轻的嫔妃,整天宴乐。李世民一看到这些女人,就想起自己的母亲过世太早,不能看到李渊当皇帝,不觉暗自饮泣,引得李渊非 常不爽。可李世民又难以抑制自己的悲伤,以致双方矛盾加剧。

可见李世民也有感情细腻的一面。他甚至在送别自己的兄弟们出京,到各自的封地时,说起儿子可以再生,兄弟不能再造的话,“流涕呜咽不能止”。还有他的长孙 皇后,前文说到她对他的爱,他对她呢?历史没有从爱情的角度记载李世民是怎么爱他的皇后的,但是记载了他在她死后怎么为她哭泣,怎么思念她。他因为非常思 念她,想时常远望皇后的陵墓,就搭了一座高楼。他曾经带魏征一起登高望远,魏征委婉地指出这种思念对帝王而言有点过头,于是李世民哭着把楼给拆了。这段记 载不是在写李世民的爱情,而是在写他如何能抑制个人感情,采纳正确意见,以国家为重。谁能知道,那被放到的国家之下的感情是怎样的深厚情意呢?

李世民也时常为他的大臣而哭。杜如晦是他的重要助手,非常忠诚,善于决断。和房玄龄同时辅佐李世民,房善 于出点子,杜善于决定采用哪个点子。据记载每次房玄龄等人各抒己见,出完点子,就会说:“我们得等杜如晦来决策。”而杜如晦一到,采用的一定是房玄龄的主 意。两人配合很好,号称“房谋杜断”。李世民登基以后,也是一样珠联璧合。但杜如晦去世很早。他的去世使太宗恸哭不已。杜过世以后很久,太宗还对他不能忘 怀,每每有什么好东西,就会想着赐给他的家人;说起他,必然流眼泪。有一次太宗吃瓜觉得味美,想起他,悲从中来,竟然吃不下,把剩的一半瓜祭在了他的灵 前。房玄龄病重的时候,太宗甚至接他到宫里问候,病好一点就喜形于色,坏一点就“改容凄怆”,最后亲自到他家里,与他握手诀别,“悲不自胜”

这房玄龄也怪,自打见到太宗,“便如旧识”,不知是什么缘分。尔后就对太宗忠心耿耿,遇到谋臣猛将,就先去结识,想办法让他们为太宗尽死力。临死前还在为国事上书,肝脑涂地的。

高士廉是长孙皇后的舅舅,是他作主把长孙皇后嫁给太宗的。后来他地位越来越高,但一直是个忠厚长者。他死的时候,太宗“涕下如雨”。太宗为之痛哭的大臣还有很多,读这些段落时感觉太宗不但是他们的领导,还把他们当作朋友。

但是太宗对大臣的情谊从未超越国法,一旦谁犯了国法,太宗的哭就是另一种涵义了。侯君集是玄武门之变的五位首功之一,画像也挂在凌烟阁。但后来与太子承乾 谋反,犯了死罪。太宗问群臣是否可以看在侯君集有大功的份上,饶了他。群臣认为不行。于是太宗掉眼泪了,对君集说:“我要和你永别了。”君集也“自投于 地”,一下子跪在地上,不知是出于愧悔还是悲伤。后来太宗还说,为了侯君集,我不愿再上凌烟阁——免得上去看到他伤心。
 

还有很多哭,实在写不过来了。从这些史实中,可以感觉太宗是个至诚的人,有真实的感情,同时也有理智。

上面说到唐太宗身上不同的性格特点。勇猛啊,果断啊,有智谋啊,有这么多优点集于一人,如果搭配不当,是很容易出问题的。因为不同的性格特点,都有两面 性,过头了就走向反面。比如勇猛。隋末天下大乱,英雄辈出。勇猛的人不止唐太宗一人。但是勇猛过头了,就变得嗜杀。唐太宗的对手中就有一人,叫硃粲,开始 也有二十万人之众。比李渊起事时兵还多。经常攻破州县。应该是勇猛的。但是他攻破州县以后,专门劫掠,这里的粮食还没吃完,就想着到他乡去抢。走之前把所 有没用完没吃完的东西,都烧掉,不留给别人。他还不种地,他所到之处,饿死的人堆积如山,他没得吃了,就烹妇人孩子吃。说:“没有什么肉比人肉更鲜美。只 要地方上有人,我就不担心我的队伍没有东西吃。”隋朝某大臣曾经住在他占领的地区,开始他把该大臣作为谋士。可是后来,你猜怎么着?打破脑袋你也猜不到 ——后来硃粲把隋大臣一家都给吃了!因为他找不到东西吃。或者,也许没东西吃是借口。我很怀疑他吃人肉上瘾了,每每看到隋大臣,脑海里就是一盘菜,以至于 最后控制不住,把人一家都吃了。这是我在唐初历史中看到的最残忍的,要是修炼过的人评论这人,也许会说他是哪个食人魔附体。没有人的行为。后来太宗打败了 他,就是上文说到的,虽然已死,由于他行为残忍,太宗仍命人投石于其尸的,就是这个硃粲。还有程度不如他,但也很嗜杀的,行为也不能为人所接受。问题出在 哪里呢?个人认为关键在于,勇猛必须同时兼具道德。勇猛如果没有道德来制约,无德而勇猛的人,与魔鬼何异?

就是说性格特点应该适当,不能过头。而约束这些特点的,应该是道德。太宗很勇猛,但是不滥杀;他有智谋, 但是不诡诈;他聪明有远见,见识总在众人之上,但是却没有把这种聪明用于邪门歪道,而是用在了治国安邦,造福人民上。他具备多方面才能,所有那些才能都成 为了治国安邦的利器,而没有成为为害众人的工具。原因也许在于,在他的才能背后,有道德在统领。身居高位者,或有某种能力的人,如果天赋过人的勇猛,智 谋,远见,知识,就必须辅以道德。否则人有才能又没有道德,就会为私利而使用自己的才能,这种人若有权力,必然为害众人。

身在当今大陆的人,往往感到迷茫,都觉得这个社会病了,但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实际上最根本的问题是,这个社会的道德让邪党破坏了,但是人的才智还在。事情就变得非常可怕。
比如一个医生,他有精湛的手术技巧,但是他没有了道德约束,他就可能为了利益去解剖活人;一个药剂师,有深厚的医药知识,足以用最低成本做出各种猛药,但 是他没有道德,他就会为了钱做出各种害人的毒药,或者无法分辨的假药,贻误人命;一个官员,有充足的文才口才和管理所需的各种能力,但是没有道德,他就会 为了利益,运用权力做出各种伤害社会的事;一个学者或记者,有足够的知识和分析阐述的能力,但是没有道德,他就会为了利益随意混淆是非,欺骗世人;这样的 例子,不胜枚举:农民可以往大米里放毒,工人可以往牙膏里掺毒,教师可以强奸诱奸女学生,做包子可以往馅里加纸板,你以为这些人不聪明?不,这些人非常聪 明,否则他们想不到这样的招数。同时他们有相应的能力和知识,足以使他们的招数付诸实施。问题出在他们没有道德。大陆有句流行的话:道德值多少钱一斤?言 下之意,道德一钱不值。这是邪党祸害大陆的结果——它不但破坏了大陆人内心的道德标准,而且让人们把道德像看作一钱不值的垃圾,远远地抛在一边。它这样 做,当然也是有目的的,系统地去做的。不这样做,如果人们心中都有道德准则,邪党就失去了行恶的市场。

道德不是一钱不值的,相反,道德是构建一个健康社会的基础。想建立一个正常的人的社会,必须有道德。一个 国家所有的法律,管理制度,文化,政治,都应该体现健康的道德标准。所以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,讲到国家管理,主要就是两点,第一,应该建立什么样的道德; 第二,如何教化人民,强化他们心中的道德准则。儒家之所以能够在中国起到重要作用,是因为他在这两点上都提供了切实可行的理念。中国历史上所有的盛世,都 是德行大盛的时代,通观唐朝盛世,李世民所做的,没有别的,无非是在弘扬鼓励善良,抑制邪恶,著名的魏征谏主,太宗纳谏,也不过是看到太宗所为有不合道义 之处,进行了指正,太宗接受了他的批评而已。开创盛世,从这个意义上来看,也是简单明了的,人们说它难,恐怕难在真正做到。


中国历史上的统治者,虽然不少人没有达到唐太宗的水平,但是也在努力去做。所以中国一直处在正常的社会秩序之下。即使在改朝换代,天下大乱的时代,或者出 现了奸臣当道的情况,有若干胡作非为的人干坏事,由于人的道德没有被破坏,过一段时间就会调整过来。历史上从来没有人敢于彻底破坏人的道德。人是不敢这么 干的,只有魔鬼才敢。所以历代中国人也不知道道德被彻底破坏是什么样。而且中国传统文化中,一直充满了不能破坏道德的警告。而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了,也印证 了古人担忧,只有才智,没有道德,足以使人类社会变成可怕的地狱。邪党治下的大陆,就是明证。
其实在历史上留下千古骂名的著名昏君,如殷纣王,隋炀帝等,被认为严重违背道德,可他们的恶行,如好女色(或许有某种性变态行为),盖宫殿,好 游乐,不关心百姓,草菅人命等,他们干下的那些事,和现在大陆的狗官比比,他们还不如一个县委书记,甚至村支书,派出所所长干的坏事多。而那些人现在在大 陆还趾高气扬,更有人羡慕他们能随心所欲,卖了良心往这条路上挤。那种人心变异的可怕,身在其中的人,是很难知道真相有多可怕。

关于才智与道德的关系,司马光在资治通鉴开篇,就有段高论,很是精到。

他认为,德与才是不同的,但是一般人往往将它们混为一谈,认为都是好的。从而产生了用人上的失误。聪明,敏锐,有能力,果断,这叫才能,能够公正无私,遵 循大道,不走极端,平和,这叫德。才能是德的辅助,德是才能的主导。才德兼具是圣人,才德都没有是愚人,德在才之上是君子,才在德之上是小人。在选拔人才 时,在实在找不到圣人和君子的情况下,宁可用愚人,也不能用小人。为什么呢?因为君子会用自己的才能做好事,而小人则会用自己的才能做坏事。以才能做好 事,会尽善尽美;以才能做坏事,会无恶不作。上面说的愚人(才德都无),即使想做坏事,但是没有这个才能,就好像小狗要咬人,人尚有力量制服它。但是小人 的才智足可以使奸计得逞,小人的勇猛足可以使暴虐横行,就好像恶虎添翼,为害更大。但由于德是约束人的,往往为人们所忌惮;才能是工具,可以帮助人,往往 为人们所喜爱。喜爱它会导致亲近它,忌惮它会导致疏远它,因此决策者往往会为才华所迷惑,而忽略了德。因此,“自古昔以来,国之乱臣,家之败子,才有馀而 德不足,以至于颠覆者多矣”。一句话,小人,就是有才而没有德行的人,是无论如何不能用的。有志于未来中国的人,也许应该借鉴这段话。
 

在与李世民同时代的人中,有一个人,有智谋而无德行,最终流于诡诈。他可以作为这段话的注脚。这就是李世民的对手之一,王世充。也是当时的一个枭雄。

根据历史记载,这个人也是挺有才华的。他好兵法,善于写奏章,熟知法律。在带兵打仗时也能够有足够的计谋。比如他曾和拥兵十几万的劫匪打过几仗,比较成 功,打的时候用过佯败诱敌,乘虚而攻等计策,最后打的匪首仅带几十人逃走。他也曾趁李密虚弱,打过李密,也是把他打的带着几十人败走。除了会打仗,他有段 时间还把隋朝的一个有希望的继承人拢在自己身边,以他的名义发号施令。有点曹操的意思。他起兵之前,也曾在打胜仗时,把功劳记在下属身上,把战利品全部分 给属下,当时大家都很拥戴他。文武双全啊,看起来也是个不错的领袖。这人还有个能耐:“利口饰非”,就是非常会用辩解来掩饰自己的错误。如果有人责难他, 他就口若悬河,谈锋甚健,大家虽知道他不对,就是说不过他。这一点和李世民有区别了。李世民为了治理国家,会随时修正自己的错误,而王则为了掩饰自己的错 误,不惜混淆是非。这就是人品问题了。其实文才,武才,口才他都有,放在现在,可能有不少人认为他是个人才。
 

王世充很善于笼络人。比如他对隋炀帝,据记载他“善候人主颜色,阿谀顺旨”,就是非常善于观颜察色。对隋炀帝吹吹拍拍,从来不说不字。而且还搞一些工艺精 巧的玩意,说是远方的宝贝,进奉给皇帝,讨皇帝欢心。隋炀帝由此对他很欣赏。上文提到隋炀帝被突厥人围困时,就是李世民十六岁用计解围那次,王世充也去 了,一仗没打,连敌人的面都没照,但动静可不小。他发动了手下所有的兵士,浩浩荡荡开赴战场。看起来是真为皇帝着急。而且他在军中蓬头垢面,天天哭得上气 不接下气,自打知道皇帝有难,他的盔甲就没解下来,也不睡在床上了,不是跟床有仇,而是君父有难,我怎么能安卧呢?那睡在哪里?——天天睡在柴草里。急成 这样,死了爹似的,您倒是打啊!皇帝被围困的正紧。他不打,光哭。直到皇帝那边解了围,他这边也哭完了,消停了。而另一支队伍中的李世民,只有十六岁,远 离父母,比王世充更有理由哭鼻子,在军队中还不是统帅,只是个副将,却没见他怎样哭天抹泪,他只是迅速赶到现场,意简言赅提出对策,把人救了出来。这不光 是能力问题,两人在为人上的虚实,也形成鲜明对比。王世充虽然没有救驾,但摆出了全力救驾的阵势。隋炀帝听说了,认为王世充非常忠诚,对他更信任了。委以 更大的兵权。不知众位至此,看出了王世充的道道了没?表面上看起来又聪明,又忠诚。没什么问题啊!在大陆长期生活的人,应该对王世充有些熟识的感觉,因为 这种人在大陆是非常多的。好在表面把文章做足,实际心术不正。

再往后,王的真实的一面,越来越显露出来。后来隋朝内乱,大臣把隋炀帝抓起来杀了。于是几个隋朝旧臣就把隋王室幸存者杨侗尊为皇帝。王世充在杨侗 身边势力渐增。被杨侗封王,实际是以杨的名义号令天下。但他不满足于此,还想取代隋朝。这时他为隋炀帝所流的眼泪,全不知哪里去了。他找人暗示杨侗,希望 他让出帝位。但杨不同意。于是他就草拟了一个假诏书,把杨侗废了。他还网罗了一些鸟雀,脖子上系上所谓符命,就是预言性质的话。当然说的是天要他当皇帝之 类的,然后再放走。谁要把这种带东西的鸟射下来,再献给他,就能有官做。他还招贤纳士,但是他对人喜欢“饰辞以诱之”,就是说的天花乱坠,意在诱人上钩。 以至于当时一些有识之士,看穿他的心口不一,对他“颇以怀贰”,就是有了二心。王世充似乎对面子工程极为热衷。他在自称皇帝后,喜欢搞亲民活动。出门不用 仪仗,只骑一匹马,在街上慢行。百姓也不用清街回避。他对大伙说,我不是喜欢当皇帝,我只是想拯救乱世黎民。现在我并不呆在深宫大院不出来,而是来到你们 中间,我要向一个父母官一样解决你们的问题。这倒跟中共刚进城时有点像。百姓听他这么一说,真信了。每天上书的有数百,可王世充并没解决什么问题,而是看 到问题太多,就置之不理了,后来干脆连亲民也不搞了。

 每 个刚刚坐上皇帝位子人,最初都不会太稳定,总会遇到一些反对力量。王世充也一样。本来就搞得神神怪怪的,想让杨侗禅让人家也没同意,后来是硬把杨侗废了才 达到目的。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